主页 | 中国 中国拟改革对社会组织的管理机制 《法制日报》 援引中国民政部一负责人的话说,中国对于所有的社会组织,将争取实现由民政部直接登记的目标,而不再要求这些组织找挂靠单位

2011-11-30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1129-sd.mp3 迄今为止,中国对所有登记注册的社会组织实行双重管理:民政部的管理以及挂靠单位的管理

民政部的管理主要在于行政方面,挂靠单位的管理和协调主要在于业务方面

近年来,广东省特别是深圳市 对社会组织的登记管理实行改革,取消对社会组织的双重管理机制;社会组织只归民政部管,不须找挂靠单位

打个比方,社会组织原来有两个婆婆,现在只剩下一个婆婆

但这倒底是好事还是并非好事

要回答这一问题却为时尚早

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副局长李勇就明言,这一改革“不是削弱管理,而是加强对社会组织的管理和扶持”

美国俄克拉荷马中部大学西太平洋研究所所长李小兵表示,对社会组织的管理在本质上没有变化: “虽然手续是简化了,但是我想审批过程和权限还是跟以前差不多

对背景审查等我想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 李教授说,中国政府今后也许将对某些社会组织取宽容态度: “与其堵截、防范、打压,还不如组织顺其发展

就是由政府有组织地根据情况允许一些有利于社会的组织,比如妇女儿童保护组织、基金会等等,这些对社会发展,对政治巩固有利的组织我想政府会组织和支持的

” 中国非政府组织“民生观察”负责人刘飞跃表示,广东所开启的改革传达了一个积极的信息: “据我所知它只是广东刚刚施行的一个政策,全国其他地区还没有

广东刚刚召开了一个所谓深化改革的一个会议,然后在这个会议上就传出了这样一个消息,现在广东这边它就实施了,明确规定民间组织原来要找个婆婆,挂靠一个单位,现在就说你可以直接到民政部门去登记注册

这方面相关的手续、门槛都简化了

这是政策制定者可能对民间组织它的认识在转变

他们认为不能完全把这些民间组织或者是非政府组织等同于反政府组织

现在这个看法在改进

这应该说朝着结社、包括言论这些自由、这些权利应该说迈出了一步

当然,不管说是在广东也好或者在全国也好,这个事情当然是一个很积极的信息

我们对这个应该是给予一个正面的评价

” 但是,刘飞跃表示,广东的改革能否在全国顺利推广、进而扩大社会组织的生存空间,这还有待观察,他本人对此不持乐观态度:  “如果说是全国性的对这个民间组织包括非政府组织、社团、甚至包括政党呀都是这样一个积极的态度的话,对中国来说那是一个很大的事情,这实际上意味着当局对社会管控这方面应该说有很大的一个让步或者说一个转变

我们这次注意到有关人士也分析它这样一种探索能不能坚持下去还是一个未知数

因为目前整个中国来说,它的大气候并没有改变,目前仍然是专制的社会

你想一个专制的社会怎么会允许民间组织、非政府组织同步发展呢

怎么会允许公民社会持续发展

这个确实还有待观察

” 据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的李勇披露,两年来中国社会组织增长缓慢,“在中国的国外NGO”有4000多个,登记的却只有20多个

对此刘飞跃表示:  “不管是国内、国外的,是草根组织或者其他组织,很多都是处在一个非法的状态,也就是没有办法去登记去注册,没有合法的一个身份

另外已经有些被迫以企业化登记的,注册成一个企业,大家都知道像爱之行它是以企业身份注册的

其实像爱之行这样的组织它是关怀艾滋病人的,它应该与政治完全无关

它面临的压力也很大

打压也不断,它的负责人也不得不到国外去了

” 与取消对社会组织的双重管理一道在全国推广的改革还有:有权审理登记社会组织的将不再只是中央或省一级的民政部门,设区的市一级民政部门也将获得审批登记权

这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相关报道 四川老人被遗弃病逝 五子女获刑 “以房养老”能为失独家庭解忧吗

“以房养老”政府推卸养老基本责任 网贷纠纷:投资者何处鸣冤

社保费改交国税局引发争议 研究报告:逾八成中国女记者曾遭性骚扰 涉嫌性侵 富商刘强东在美一度被捕 天安社是什么组织

昆山砍人案引发黑社会讨论 民法典草案:计划生育将进入历史

滴滴顺风车再发生命案 谁该负责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