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中国 艾滋病日“三零”新主题难见“零歧视”打压随处有(组图) 世界艾滋病日,民间团体及志愿者希望政府扶持艾滋病民间组织的运作并呼吁各界能正视艾滋病病人

而艾滋病患者上访遭打压,维权人士胡佳也遭严密监控

2011-12-0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UNAIDS国家协调员马克为世界艾滋病日呼吁

(于方强提供) Photo: RFA m1201-sy1e.mp3 今年的十二月一日是第24个世界艾滋病日,主题是零感染、零歧视和零死亡

随着世界艾滋病日的到来,中国大陆各地区也陆续开展宣传活动,官方也下达各种文件,但现实与包括“零歧视”在内的要求大相径庭,相反,各种歧视及打压的现象却随处可见

近日,不少艾滋病感染者及其家属到北京上访,但遭当局打压,在医院输血感染爱滋的小孙父亲孙亚星期四向本台表示:“大部分人都被地方政府派来的人抓回去了,还有接近二三十人在这里,国家信访局有通知他们,每个地区有两名代表,有消息说,有信访局的领导,也有国务院办公厅人员,还有媒体,他们会在一起进行一个采访或者沟通,在公开场合的活动是没有了,我们最初采取的策略就是在25日26日时我们有接近100人的规模,但后来被驻京办的人劝离了

” 图片:一名中国男子在街头接受免费艾滋病测试

(法新社) Photo: RFA 随着艾滋病感染者的数量急剧增多,为艾滋病人维权的声音也不绝于耳,近日中国大陆反歧视公益民间机构“天下公”向人力资源部以及社会保障部、卫生部,递交了该机构用两个月时间,征集到的一万两千张微笑照片,呼吁修改公务员体检标准,以及让艾滋病感染者携带者能够平等就业,不受歧视

  “天下公”执行主任于方强告诉本台记者:“因为我们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看了很多艾滋病人歧视案例,我们发现这些案例以我们法律工作者本身来看,本身是没有复杂性,只是和一些法律上产生的冲突,这个是司法上很难逾越的一个障碍,我们就想用社会活动的方式来推动这些案件的解决

” 日前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全体审议通过了《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行动计划(2011—2015年)》该规定不歧视原则,包括对艾滋病人的就业、结婚等权利作出认可,以及医院不得拒绝艾滋病感染者针对其他病症就医,该计划还明确规定了政府财政必须对一些非政府组织以及个人参与防治艾滋病资金上的支持

中国政府长期对民间机构严控情况下,并没有对NGO即非政府组织进行资助,反而打压,使得部分NGO的运营更是雪上加霜,今年5月全球基金因中国政府并没有按照承诺将拨款按比例分配给NGO,使得基金被冻结,今年8月这笔基金解冻得以启用

外界再次呼吁中国政府,按照承诺将这笔基金用在防治爱滋病、肺结核、以及疟疾上

长期备受当局打压的北京艾滋病民间组织爱知行,在世界艾滋病日前夕发表《对中国社会工作专业参与艾滋病防治领域工作的呼吁》其中阐明了两点,包括将艾滋病领域相关教育纳入中国高校社会工作的常规教学中,以及呼吁更多的社会工作专业学生及学者参与艾滋病领域的工作,该呼吁书表示,“促进社会工作专业中的艾滋病相关教育荣辱以及在艾滋病领域体现其专业价值并发挥其作用”

长期关注艾滋病人权益的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向本台表示:“我是佛教徒,今天是国际艾滋病日,我会为他们上香祈祷,他们能往生极乐,在天国中永远别离艾滋病

以及我们这个不作为的政府,不作为就是他不给那些感染者家庭孩子发放每月六百元的补助费,这是国家民政部明令要求发的,像河南,湖北这样的省份都没有落实

乱作为就是他本身是不应该去干涉感染者本身维护自己的权利,例如上访,或者是以司法途径来为自己维权求取公正,然而这些都被剥夺了

” 胡佳表示,艾滋病日前夕他被软禁在家中因此无法参加艾滋病患者的上访行动,他认为时代在进步,然而政府的维稳思想与监控手段并没有任何的改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相关报道 709抓不尽

“律师后俱乐部”再战江湖 北京人权论坛:去贫取代人权 黄琦案云里雾里 一被告控罪减轻 杭州异议人士朱虞夫突遭“颠覆”罪名传唤 从红色堡垒到神秘钟楼·张菁的故事1 “福州大抓捕”余波:4访民遭刑拘 中国人权律师团五周年:悲壮与怒吼 “私有经济退出论”是试探气球还是空穴来风

保释被拒濒临崩溃 哎乌案移送泰国上级法院 放鞭炮迎接严兴声出狱 福州数十公民被抓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