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专栏 | 调查报道 浙江湖州织里镇抗税骚乱调查(三)曾经如日中天“童装之都”是否步入黄昏

一场骚乱过后,曾经如日中天的“童装之都”是否会步入黄昏呢

官方暂停加税的举措,是否能挽救织里童装业的颓势呢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调查报道专题节目,我是白帆,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针对浙江湖州织里镇骚乱的事件及其影响继续召开调查

2011-12-0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1130invest.mp3 浙江湖州织里镇上个月发生骚乱,抗议政府大幅度增加童装业这的税收

在抗议和舆论压力面前,织里镇政府不得不暂停税收翻倍的举措,以平息民怨

然而,织里镇负责税务的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对记者表示,他们是经过仔细调查研究才采取加税的措施,虽然暂时停止征收,但将来一定会经过仔细评估再征收的,他认为,骚乱真正原因不是加税引起的,主要是本地和外地人的矛盾和仇富心理,还有市场恶化导致的

有当地的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当地企业面临转型,政府为了保护大规模企业的利益,试图通过加税的办法来让小作坊关门大吉,让成规模的企业能招到工人,健康成长

记者就加税的初衷询问织里税务大厅的干部,他表示,加税的政策是吴兴区政府经过调查研究制定的,是合理的

他同时表示,虽然经过抗议和骚乱,加税政策被暂时叫停,但将来加税是个大趋势

不过,曾经雇佣一百多名工人的黄先生表示,政府加税之前并没有他们协商,他们也不会在加税政策中获益

一个不便透露姓名的来自重庆的童装业老板分析说,骚乱也不是本地和外地人的矛盾造成,主要是政府大幅度增加税收的政策所致

他还表示,新增加的税收对于童装企业确实是难以承受的负担

他还透露说,由于生意难做,有很多负债累累的童装业老板不得不逃跑,远走他乡

织里千寻服装公司一名浙江籍的员工对记者表示,目前生意很难做,成本过高,加税确实对经营者是个负担

酷美特童装厂的老板季子鹏坦率地对记者说,这起骚乱的导火索是政府加税

他还表示,很多童装业者对政府加税和收税的方式不完全理解: 雇佣数十名工人的季子鹏还对记者表示,目前生意很难做,尤其是那些靠租厂房的外地经营者,成本过高,经营艰难: 看来,税收和骚乱以及本地和外地人冲突都是表层现象,号称“童装之都”的织里,事实上面临转型的考验甚至萧条的命运,那么,这一切又是如何造成的呢

季子鹏分析说,目前织里当地的竞争优势在逐渐丧失;他表示,在童装经营者内外交困的情况下,政府加税无疑是杀鸡取卵,雪上加霜

然而,在企业转型和骚乱阴影下举步维艰的童装企业对此却不以为然,那名重庆来的老板表示,如果支撑不下去只有关闭企业离开

小贝壳公司目前没有工人工作,而房租和税收自然不能少,忧心忡忡的黄老板表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季子鹏认为,由于基层的腐败以及政府没有积极扶持,曾经给当地带来繁荣的织里镇可能从此一蹶不振,如日中天的童装业在那里很可能步入黄昏

各位听众,如果您亲身经历或者了解类似个案,欢迎给记者白帆写信

来信请寄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白帆收

或者发电子邮件,地址是:白帆的汉语拼音加上阿拉伯数字89,就是: [email protected] 在来信中请注明您的电话号码,以方便采访

谢谢收听,我是白帆,再见

相关报道 购买保险成不保险交易 湖南资兴多名苦主索赔(下) 陕西村民征地中遭受黑社会威胁 医患纠纷 患者遭医院软禁 天津一病人求告无门(上) 官商黑称霸霸州 失地农民欲哭无泪 上海拆迁户怒揭上海黄浦区腐败黑幕 (下) 狗咬人事件引发四口之家一死二残 多年上访未果(上) 见义勇为负工伤 上访二十多年未认定 滇和集团涉嫌五亿诈骗  至今公安未立案(中) 陕西一教堂地产被占 教友在危房中做礼拜(下) 江西上饶部分居民饮用水源被污染 向上反映两年至今悬而未决 评论 (1)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匿名游客 节目更新有点慢

田丽的遭遇很典型,那就是,这个体制,可能伤害任何人,不论你是军人、警察,还是公务员,一旦被这个体制吞噬,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别指望上访可以解决问题,那只是幻想

现实就是如此残酷

2011-12-07 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