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评论 | 余英时特约评论 评普京获“孔子和平奖”(余英时) 是《纽约时报》的报道,谯达摩——我是看的译音,说是他最近给和平奖,普京有两次打仗,第一次是打车臣,第二次是打乔治亚,这样有助于俄国的统一、俄国的稳定,因为这个原因他已成为俄国的民族英雄,所以要颁这个奖给他

2011-12-02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1117-yyse.mp3 所以,《纽约时报》觉得很可笑,因为这是“孔子和平奖”颁给他的主要理由、正面的理由,是他决定有两次战争,所以决定两次打仗,而两次打仗都是侵犯人权的事情

所以,《纽约时报》的报道就是“普京因为决定打仗而获得和平奖”,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讽刺

现在,我们要讲它为什么要给普京,而普京的反应又是怎么样

我们现在看到普京一方面也有反应,在俄国也有反应,这个反应是两方面的

一方面是普京本人被问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保持沉默;另外一个是普京的军方人说话,说这个奖是一钱不值;执政党也是这样说,臭名昭著、一钱不值

所以,对普京等于说是一种侮辱,而且军方还说现在有些无聊的小奖跟发小奖的人,常常死皮赖脸用这个贴在普京的身上,所以,显然俄国的反应是非常负面的

另外,更值得注意是俄国的媒体跟人权活动人士,人权活动人士对普京是有严厉的批评,因为他违反人权之事太多了

所以,俄国的活动人士说,普京是侵犯人权有名的罪魁祸首,而中国的人权纪录也是极坏的

所以这两个应该是旗鼓相当,所以把这个奖颁给普京嘛,当之无愧

所以这是对普京进行的严厉的攻击,是因为这个奖而引 起来的

所以,这个奖在俄国的反应是相当地负面的,一点正面的反应都没有

这样一个闹剧在俄国出演,严格来说,又给中国人丢人的

但是,何以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是叫我们不解的

共产党控制的力量是很大的,如果文化部真的不要这个丑剧继续上演,它有的是办法阻止这十几个人、这16个人,包括谯达摩在内,让他们不要进行这样的活动

同时,在国内的报道,照《纽约时报》说,完全没有

11月15号,在香山开的一个新闻招待会,但是很少人报道,报纸上没有

可见中共官方、中宣部也不要宣传这件事情

可是,这件事情还是能发生,还是不能阻止它,而且也明明知道这种事情发生以后,俄国的反应、美国的反应、世界舆论的反应,是对中国非常不利的,还是让它发生了,这就不简单

这就表示说,这16个人组织了委员会,叫做“孔子和平奖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后面一定是有党内人支持的

共产党里面也不是铁板一块,是有各种各样的、而且各种各样荒唐的立场,都有人支持的

所以,这其中是有一部分人是支持这个活动的,因此它继续能够发生

今年的奖当然跟去年有点改变,今年的奖没有提到钱的事情, 去年还有一个十万人民币

这十万人民币跟孔子的像、以及证书,后来都交给一个完全不相干的小女孩了,下落如何也不知道

今年有趣的事情是,它没有提到钱的问题了,所以普京只得到了一个空洞的荣誉,并没有任何奖金在内

俄颁奖的时间还是12月9号,也等于是抵制诺贝尔和平奖的一种方式、或者对抗的方式

但是我不相信照现在我们所知道的,普京真的会来接受这个奖,所以,今年这个奖也是没有人接受

到底将来它是不是又找另外一个小女孩或者小男孩来接受这个奖呢

我们就不知道了

普京得到这个奖,不但不是荣誉,而且使大家对他残酷侵犯人权的记忆更加深了

我们知道打车臣之战是俄国军队跟车臣里面亲俄的一些军方力量联合起来,做了许多见不得人的、侵犯人权的恶劣动作,包括谋杀、包括强奸、包括用酷刑整人,这是当时就受到不单是俄国的、而且是世界各地的人权组织的谴责

当然没有用处,他们继续在车臣用残酷的手段

所以,车臣人有时候就用暴力做报复,常常有恐怖的行动在莫斯科出现,这都是因为侵犯人权做得太过了

这样一来,就把俄国的人权纪录又把它重新翻出来让人家看一看

所以,这件事情对俄国固然不利,对中国我相信也没有任何好处

但是,还能继续在中国上演,也可以看出来共产党中间有人认为这是有作用的

什么作用呢

就是他们现在所谓一种文化改革,这是代表中共的一种文化、或政治文化

颁奖委员会一再强调普京这两次打仗的决定都是一种正义的战争,它认为他打人用统一、用维稳,用安全这些理由,正是它在国内制止、镇压各种反抗人士的一种借口

而采用“统一”、就是针对台湾的,就是将来它要打台湾,也是一种正义的战争

所以,现在要在舆论上、文化上,铺下一个险险的棋子,这个险险棋子将来也可以起作用

我们要打台湾的话,我们也是正义的,就是为了国家统一,这是它在文化上要想占优势、在文化上取得主动权,这是共产党的基本的要求

所以,我们对共产党的一举一动都应该加以密切的观察,不能轻信易地放过它

所以,我想委员会如果每年还要存在的话,也不知道要闹出其它什么样的笑话来

但是,我们不把它当笑话看,我们把它当严肃的问题考虑,就是何以在中共目前的政治情况之下,居然能出现这样的、好像是党外不相干的活动、与党没有直接的关系的活动,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党在这里面一定有作用,不过是党中哪一派,我们就不知道,这是我一个简单的分析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相关报道 著作被禁 因一次讲话

(余英时) 谈香港公民运动(余英时)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面临危机(余英时) 香港出版商姚文田被捕 当局收紧言论出版自由(余英时) 我看中国的对朝政策(余英时) 从北京的空气污染严重程度谈起(余英时) 十八大的重要意义(余英时) 反日游行暴力的反思(余英时) 当今中国党天下(余英时) 中共十八大面临种种困难(余英时)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